书坊文学 - 玄幻魔法 - 余生何以如初见在线阅读 - 第26章 决战通天蟒(中)

第26章 决战通天蟒(中)

        第26章    决战通天蟒(中)

        雨晴一直紧紧地抱着百里千诚,他的生命之气已经快消耗殆尽,虽然有多年来自己修炼境界以及之前母亲那残留的灵之力,仅仅只能够唯持一点点时间,逝去的速度远远大于恢复的速度,换句话来说,千诚现在体内的灵力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心跳的声音越来越弱,百里千诚的呼吸声也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消弱,刚一开始,雨晴还能够感觉到千诚那微弱的呼吸声,可现在,一丁点声音都没有了,他的脸色也开始苍白,身体也显地无力。

        “千诚,你不会有事的。”雨晴哭道,她那晶莹剔透的泪水在自己的脸颊上留下了两条泪痕,泪水不断地滴在了百里千诚那苍白的脸上。

        青云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对于这种事情,青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保护雨晴不受其它魔兽的伤害。

        天空之上,通天蟒冷冷地看着鸢,但比起鸢,通天蟒更对他手上的御龙锁感兴趣。

        两股强大的灵力在天空交汇着,仅仅只是灵力的气波,就足以让整个山脉颤抖,那些低等魔兽从一开始就没有再出现过,至于那些中上等级的魔兽,它们依然待在自己该待的地方,强者或者弱者,是否足以在魔灵山脉深处立足,在此刻得到了最好的证明。

        “我再最后说一遍,给御龙锁给我,饶你一命。”通天蟒最后说道,鸢看着不远处的通天蟒,这千年以来,自己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正如通天蟒等了上千年。

        魔兽帝国,自己必须称王,自己必须主宰一切!

        千年前,自己还是一只低等级的魔兽,活得连狗都不如,整天被其它魔兽欺负,甚至自己有几次差点饿死,这么多年了,到底有谁可怜过自己,千年前的自己,只不过只想在这硕大的魔灵山脉里有自己的一个“家”,不闻身外事,只是想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可是呢?现实并没有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美好。

        一切的事情都被其它魔兽指指点点,一切善良都被它们质疑,无情的嘲笑与讽刺,懦弱与无助,又有谁会可怜自己。

        从那天开始,自己就开始了修炼,试图改变自己悲惨的命运,在异界,没有什么同情,只有弱肉强食,你不杀了它,他就会杀了你。一朝放敌,十年不安。

        回忆起这些,鸢的内心只有阵阵的疼痛,这千年来,一直苟活于世,虽然在后来,自己成了魔灵山脉前十魔兽,但是对于自己而言,前十又能怎样,第一又能怎样,自己要做的,建立魔兽帝国,就和通天蟒一样,自己称王!

        “呵!整整千年了,这一天,我等了整整千年,我要让过去那些看不起我的人,通通下地狱,我要让它们知道,我,鸢,才是这里的王!”鸢怒吼道。

        看这个情况,他是铁了心要干掉自己,然后建立帝国,自己称王,又或者,有朝一日,称霸整个异界。通天蟒双眼直直地看着鸢,在鸢的身上,通天蟒也看到了自己的过去。

        当初的自己,就像现在的鸢一样,自己一定要称王,然后干掉那些曾经朝笑自己的其它魔兽。在这里,只有强者才有发言权。

        “很好,我很欣赏你。”通天蟒冷冷地说道,这时,启也回到了通天蟒身边,自己的伤势并没有完全恢复,对于鸢,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它的对手。

        “你受伤了,最好给我老老实实地待着。”通天蟒回头看着受伤的启,冷淡地说道。“我知道了。”启应道。

        青云一直望着天空之上的通天蟒,它们并没有着急开战,毕竟,它们三个一起走过了整整千年,千年前通天蟒叛变,被自己打伤,封印在魔灵山脉里,若不是那个时候通天蟒遇到了鸢和启这两兄弟,通天蟒恐怕那个时候早就已经死去,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和现在为了御龙锁而自相残杀之事。

        ……

        雨晴并没有顾及到这些,她现在所能想到了就只有百里千诚。

        心跳的频率已经越来越慢,生命之气也随着越来越弱,体内的灵力已经停止了自我恢复,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青云回到了雨晴的身边,看着雨晴,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之后,便叹了口气说道:“生与死,不是自己能够主宰得了,命运可以被主宰,但生命不一样。”

        “生与死,乃世间万物之理论。”青云说道,他不知道自己所说的到底是不是在安慰雨晴,或者,又再次沉痛地打击着雨晴。

        “他不会有事的,不会的……”雨晴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泪水,平常自己可不是这个样子,好歹自己也是皇城萧家大小姐,对于雨晴而言,自己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人流过泪,唯独百里千诚和他除外。

        这十三年来,雨晴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走过来,从自己六岁起,雨晴就脱离了家人以及家族的种种困扰,开始了漫长的修炼。

        对待感情,雨晴看的很淡,是敌是友,自己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尺寸,正如之前千诚所说的,魔族之人,从来不欠他人人情,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

        之前的生与死,千诚同自己一路过来,若不是千诚,自己可能早就已经葬身于巨猿的手上,对于百里千诚的救命之恩,雨晴从来没有忘记。

        一句“姐姐”,注定了此生的关系,陌生人,熟人,恩人,姐弟,这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

        “千诚,我不会让你有任何事情,就算是死,我也会想方设法救活你。”雨晴轻声地说道,青云一直看着雨晴,对于雨晴对千诚的感情投入,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你真的要不惜一切代价,救活他吗?”青云突然问道,雨晴直接回答,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自己现在却没有任何头绪,更没有任何办法。

        看着雨晴没有回答自己,青云便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他自己也很清楚雨晴现在的心情。

        “当然,不惜一切代价。”雨晴突然说道,她的语气很坚定。

        “为你所伤,体无完肤。因你所痛,心痛入骨。”青云说道。

        “并非如此。”雨晴应道。青云没有再说话,一直看着雨晴。

        “对于他,仅仅只是出自于友情,更出自于恩人。”雨晴说道,“雨晴未曾想过男女之爱情。”

        青云没有再说话,自己又再一次想错了雨晴对百里千诚的感情。

        ……

        【异界·仙羽帝国·魔族领域·天幽城】

        皇宫后花园里,欣灵独自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这儿打坐着,她还在努力地提高自己境界,魂灵大赛的日期已经不多了,自己必须尽快提高境界。

        过了一会,欣灵慢慢地睁开了眼睛,望着天空,嘴里碎念道:“千诚哥哥,你现在在哪里?欣灵真的好想你。”

        静怡走了过来,在欣灵的身边坐了下来,“小姐,还在想皇子啊。”静怡问道。

        欣灵回头看着静怡,笑道:“没有。”

        “小姐,就你这小心思,静怡最熟悉不过了,你都已经好几次这样了,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静怡看着欣灵笑道。

        “静怡,你说,现在千诚哥哥他到底在哪里啊。”欣灵望着天空问道。

        静怡看着欣灵,这丫头自从皇子离开魔都之后,每一天都这样问那么几遍。

        “小姐,皇子他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说不定,现在皇子和小姐一样,还在努力提高自己的境界也说不定啊。”

        欣灵一直望着天空,满脑子里全是百里千诚,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没有心情安安静静地继续修炼下去。

        “静怡,你说,魂灵大赛之后,千诚哥哥会不会离开我们?”欣灵突然问道。

        静怡惊讶地看着欣灵,她说的也并不是没有依据,成人礼之后,百里千诚就会登基为王,成为新一代魔族皇帝。

        与此同时,众臣也会让千诚和泠菲在一起,毕竟之前叶家已经提起亲,而且千诚和泠菲在一起也有一段时间,彼此之间也有所了解,自然而然,两人之间肯定会产生一些感情。

        虽然皇帝说过,千诚的婚事由自己决定,现在还不知道,千诚心里所牵挂的那个人到底是谁,甚至连千诚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都还不知道,有的时候,连百里千诚自己都不清楚。

        静怡看着欣灵,说道:“小姐,皇子怎么可能会离开我们,待皇子登基之后,就可以每天和小姐在一起,就像之前那个样子。”

        静怡是这样说,事实也像静怡所说,千诚不可能离开欣灵,但是,如果,真的像众臣所说的那样。如果千诚真的喜欢泠菲,那么到时候泠菲嫁过来了,千诚的所有心事都放在泠菲的身上,而欣灵永远只是一个妹妹而已。

        欣灵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她心里应该很明白,她抬头仰望,双眼紧闭着,满脑海里,全都是以前和千诚哥哥在一起的各种各样事情。

        “千诚哥哥,你现在到底在哪里,欣灵真的好想你,你回来好吗?别离开欣灵妹妹,欣灵……真的……很爱你。”

        ………

        【异界·仙羽帝国·魔族领域·魔都·叶府】

        从皇宫回来之后,泠菲每天都在努力提高自己的灵力境界,一方面是为了百里千诚,另一方面是即将到来的成人礼。

        在皇宫里,千诚每天都要提高境界的事情似乎感染到了泠菲,每一天,泠菲都准时准点地进行境界修炼,以前的自己可不是这个样子。

        以前的泠菲,一身公主病,关键是很懒惰,她最烦感的就是修炼两字,不管是谁,只要提到“修炼”两字,泠菲立马翻脸。可现在呢,自从泠菲从皇宫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就连常年陪伴自己的丫鬟雅婷都感到有些不习惯。

        “小姐,该用膳了。”雅婷端来了两盘菜,这是刚刚在后厨做好了,还冒着热气。

        雅婷望了望整个房间,不见泠菲的踪影,“咦,奇怪了,小姐呢?”雅婷疑惑不解的自言自语道。随后,便来到了后院,只见,泠菲一个人独自在那里坐着,雅婷便走了过去,可刚走几步,被一股强大的灵力气息给拦住了。“这是,小姐的灵之力?”雅婷说道,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在泠菲的身上感应到这样如此之大的灵之气,她仔细地打量泠菲,果不其然,这股强大的灵力气息来自于泠菲体内。

        “真没想到,小姐真的可以为了爱情,努力地改变自己,提高自己。”雅婷望着泠菲的背影笑道,“什么时候,我也能像小姐一样,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并为了改变自己。”雅婷又开始自己一个人犯了花痴。

        随后,她并没有去打拢泠菲,过了一会,雅婷便离开了。

        …………

        此时此刻,魔灵山脉深处,两股强大的灵力气息正慢慢地压抑着整个山脉,那股压抑,已经开始威胁到雨晴和百里千诚,青云不得不再次提高警惕,体内的灵力开始发动。

        “启,给你一个立大功的机会。”通天蟒突然说道,启抬头看着通天蟒,没有人知道通天为什么要这样说。

        “为了帝国,属下在所不辞。”

        启说道,“呵呵,很好。”随后,他的目光转移到了鸢的身上。

        “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鸢不想在这里多待一秒,现在自己想要做的就是,离开这里,找一个安静的地方,打开御龙锁,得到核心灵之力。

        可实现呢,整个山脉全部都是通天蟒的手下,天空,地上,每一个角落都分布着一只魔兽,甚至一群,而且全都是中等级以上的魔兽。实力,完全不畏惧它们,但在数量上它们占了很大的优势。换句话说,现在的自己处在下风,全体魔兽针对自己。

        “哪来那么多废话。”鸢开始有些不耐烦,要杀要剐,直接来个痛快。赢,自己称王!输,粉身碎骨!

        “都去死吧!”鸢最先发动灵之力,!通天蟒看着他,“等你很久了。”下一秒,通天蟒的手直接刺穿了启的胸口,启根本就没有回过神来,就这样被通天蟒直接刺穿胸口。

        “陛下,你………”

        “战争,无不流血者。”通天蟒冷冷地说道,看到了启就这样被通天蟒刺穿胸口,鸢有些摸不清头脑。按道理来说,现在他们的对手是自己,怎么它们也开始自相残杀,难道通天蟒也已经开始不分敌我,又或者,这是它的阴谋而已。

        即使这样,鸢并没有放松警惕,青云看着通天蟒的这般反常的做法,不像是他的做事风格。

        ………

        “去死吧!”之前的那些暗黑灵之力又再次出现,和之前一样,无情地斩杀着,不过现在有了通天蟒,众魔军团的死伤不算多。

        “就凭你!”通天蟒抽回了自己的手,下一秒,直接冲了上去,这是自己第一次与鸢交手,同时也是这千年来,自己第一次动手。

        通天蟒以他那强大的灵力直接“无视”鸢的暗黑灵之力,“砰”!两股强大的灵力直接交战,巨大的爆炸声响彻整个魔灵山脉,那强大的余波似乎把整个树林掀起。

        青云立马化出灵力护盾,护住了雨晴和奄奄一息的百里千诚。雨晴也被刚刚的打斗吸引住了,她抬头看自己交手的通天蟒和鸢,这灵之力,竟然如此强大。

        “我们得离开这里。”青云说道,雨晴也没有任何办法,现在它们已经交战了,简单来说,现在的魔灵山脉犹如地狱一般,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带上千诚一起。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跳出来了一只小魔灵兽,它嘴里叼着一株像是草药的车西飞快的跑了过来,雨晴看着它,很是疑惑,包括青云也是一样,都已经开战了,这小家伙怎么不躲起来。

        不久,它就来到了雨晴的身边,把草药放在千诚的胸口处,便转身快速离开了,消失在了草丛里。

        雨晴看着它拿来的那珠草药,便问道:“这是什么?”

        青云走了过来,看了看,便说道:“灵鹿守护者。”

        雨晴抬头看着青云,“灵鹿守护者?”

        青云蹲了下来,拿起放在百里千诚胸口上的那株草药。

        “噬血草。”青云大师一脸惊讶说道。

        “这个就是千诚进入魔灵山脉所寻找的草药。”

        雨晴站了起来,看着青云手中的那株噬血草,问道:“这草药有任用处?”

        “噬血草,可以在短时间内提高自己的境界。”青云大师说道,雨晴有些搞不清楚,这东西是魔兽送过来的,现在我们正与魔兽为敌,它们可能会这么好心。

        青云看着雨晴,说道:“人分善恶,同样,魔兽也是一样。”

        “砰”!又是一次灵之力交战,这次比上次更强大,青云抬头望着它们,叹了口气说道:“它们这是要把这里给拆了的节奏啊!”雨晴又抬头望着它们,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这时,噬血草受到了通天蟒的灵力余力的影响,开始闪烁着。

        青云看着手中闪烁的噬血草,说道:“没想到,这魔灵山脉里的草药都是吸取其它灵力存活和生长,按它现在这个体型,多则也得上千年,果然是个好药物。”

        “大师………?”雨晴一头雾水地问,“拥有这小家伙,想重新救活千诚,已经不是问题。”青云高兴的说。

        “真的可以救活千诚吗?”雨晴立马追问道。

        “它已经吸取了上千年的灵力,现在以它体内的灵力,已经足够重新激活与体内的灵力。”青云说道。

        “那我们开始吧。”雨情高兴的说。可过了很久,青云迟迟没有动手,“怎么了?”雨晴问。

        “前提是,牺牲你的修炼境界。”青云又说道。

        雨晴看着他,牺牲自己的修炼境界,雨晴还是第一次听说,“而且,如果撑握不好的话,它就会反噬自己,最后就会因为灵力殆尽而亡。”青云说道。

        雨晴看着百里千诚,又想了想,说道:“只要能够救活千诚,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三思而后行。”青云又说道。

        “不用了,我决心以定。灵力受损,修炼废除,还可以重新开始,但人命,只有一条,也只有一次。”

        “开始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雨晴直接说道,她已经顾及不到其它,只想能够重新救活百里千诚就行,管它生与死。

        “那好。”

        ……

        御龙锁之战,百里千诚的恢复治疗,正争分夺秒地进行中。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