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坊文学 - 都市言情 - 我行让我上在线阅读 - P白番外(三)

P白番外(三)

        自认是世界上最有骨气的男人被这一句话扎了下心。

        【bye:……你在看他直播啊?】

        【xiu:我们ad在看,    开的外放。】

        【xiu:没关系,别伤心。pine和妹妹打游戏,你也可以跟妹妹打游戏。】

        庄亦白干瘪地回了个“哈哈”。

        一个组队邀请弹出来。

        【xiu:来,    进队,    正好缺个人。】

        【bye:队里怎么有四个人?】

        【xiu:我叫了三个陪玩妹妹,上车起飞!】

        小白想了想还是进队了。

        xiu叫的陪玩声音都很好听,    一声声“白哥”和“世界第一辅助”叫得非常甜。

        然后庄亦白选了个诺手去上路当孤儿。

        小白挂在草丛里等敌方上单上线,    游戏视角不断乱晃。

        他心里的碎碎念如果有声音,    那江余松恐怕都要被烦死了。

        ――这ad为什么不吃我带回来的烧烤?

        ――跟陪玩打游戏比我带回来的烧烤重要?

        ――爷付出这么多年的疼爱和呵护终究是错付了。

        几分钟后,    小白还是在确定pine在打团战没法分心的情况下偷偷用小号潜进了直播间。

        陪玩小姐姐仍然敬业地在尬聊。

        “他居然敢碰我ad,可恶~我一会一定帮你报仇!”

        “啊啊啊老板快跑他们打野来啦!完了跑不掉了……可以打!反杀!奈斯~老板你太厉害了,    你是我遇到过最厉害的老板了~”

        “老板考不考虑打职业,    我可以提前预支一个签名吗,我要当你头号迷妹!”

        “老板等等我,    我还有三秒复活啦~”

        庄亦白手贱地切屏去看直播。

        pine没说话,但他的ez停在了原地。陪玩小姐姐甜甜地说了一句“谢谢老板”,然后操控猫咪坐到了pine的肩膀上。

        再切回来,他被对方瑞雯单杀了。

        xiu叫的这三个陪玩段位都不高,不过很会聊,    队伍语音欢声笑语,pine直播间里响着陪玩小姐姐的彩虹屁,    只有庄亦白孤独地走在去上路挨打的路上。

        本来就是娱乐为主的车队,    加上他一直分心,上路打了三局没一局是优势,    他们一路连跪。

        而他隔壁那个渣男已经排位四连胜了。

        xiu阴阳怪气道:“兄弟你上单是一直都这么强吗?”

        小白:“我的,    今天坑了。”

        xiu:“没事,匹配而已嘛……不过你今晚好像有点沉默啊。咋的,    输牌不高兴?不是有金主帮你结了账嘛。”

        小白正想说什么,xiu又乐呵呵一句:“不过你金主现在在给其他人消费呢。”小白:“……”

        队里一个女陪玩惊讶道:“啊……白哥和pine是真的吗?!”

        换做平时,庄亦白或许会来一句“是啊,他孩子都在我肚子里了”。

        直播间里传来一道闪现的声音,紧跟着:“呜呜老板居然闪现救我,我的心动男嘉宾出现了……老板我多送你一小时,我们再打一会吧?”

        pine:“嗯。”

        “怎么可能,我纯直男好吧?”小白抿着嘴唇对队伍里的人说:“我们就是关系比较好的队友。”

        pine漏了一个大炮车,他面无表情地在原地站了几秒,然后闪现把敌方ad杀了填补这个炮车的经济。

        “老板真猛~”陪玩小姐姐道:“老板我们要不先加个微信?以后你有需要随时找我,我推了其他老板来陪你玩。”

        pine:“嗯。”

        游戏结束,小白看着“失败”两个大字和自己1/10/3的战绩,心里全是“我真菜我为什么能打出这种战绩我是废物吗我要不明天就退役吧反正战队里也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人和事了我养了这么多年的ad也已经给别人当狗了我留在这个基地到底还有什么意义”…………等。

        xiu也在自家ad的外放音箱里听到了这个对话,道:“真稀奇。以前我在后台看到有女粉找pine签名,他都不愿意签,现在连女陪玩微信都加上了……你们战队粉丝难道又要多个嫂子?”

        庄亦白丢下一句“不玩了我下了”然后关了游戏。

        今晚不适合打游戏,早睡早舒心。

        小白起身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往旁边瞥了一眼。

        pine已经脱了围巾。他拿着手机在通过陪玩小姐姐的微信,小白视力好,看到了小姐姐的自拍头像,是精致漂亮的脸部特写。

        还看到了小姐姐在私聊给pine发了一个卖萌的表情包。

        庄亦白忍着停留在pine身后偷看他和小姐姐会在微信聊什么悄悄话的冲动,潇洒冷酷地转身离开训练室。

        门关上,训练室一片静谧。

        pine对着战绩页面发了两秒钟的呆,然后起身把面前的窗户重新打开,拿出烟点上。

        女陪玩又发来一条消息:【p神~我平时陪玩走的就是这个风格,会不会吵着你?】

        pine咬着烟,懒懒打字:【不会】

        女陪玩:【那就好,我们继续吗?】

        pine看了一眼他们双排的时间,距离陪玩平台给他的任务还差最后两小时。

        趁今晚一块应付掉完事。

        他没有再回复,直接动动手指重新进入游戏队列。

        片刻,他拿起旁边被人一路护着送回来、到现在已经凉透了的烧烤,默默地往嘴里塞。

        翌日小白醒来时觉得手酸,转头一看,他捧着手机睡了一晚上。

        他看直播看睡着了。

        他揉揉眼睛,看了一眼pine的下播时间。以前直播超过三小时都会嫌烦下播的人,昨晚播到了凌晨三点半。

        庄亦白是出了名的乐天派,多大的烦心事睡一觉基本也就过去了,就像kan打假赛被赶出战队那一回,他知道这消息的头一天犹如丧神附体,第二天又满血复活准备开始迎接新赛季――

        但这一次,他睡一觉醒来,觉得天还是灰的。

        他盯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刷牙一边咬牙想,一定是因为江余松不吃他辛辛苦苦带回来的烧烤,还鸽他双排,他才会这么烦。

        他走出房间时听到楼下有动静,探出身子往下望。

        pine和丁哥就坐在客厅沙发上,两人低声不知道在聊什么。

        小白走到一楼时只听到丁哥说一句:“你好好考虑。”说完还伸手拍了拍pine的肩膀。

        丁哥见到小白下楼,叮嘱他有空开直播混混本月时长就匆匆离开。他们现在还在休息期,但年底这个时间段是各战队管理层的忙碌时刻,丁哥打算退下教练的位置专心负责战队运营,目前正在给他们谈几个经验丰富的老教练。

        丁哥走后,pine从沙发起身,问他:“吃早餐么?”

        小白在原地愣了一下,心想我俩在冷战好吧?我昨晚的气还没消呢。

        “阿姨不在,我给你做。”pine停在他身边:“还是你想吃外卖?”

        小白:“你给我做。”

        吃着pine做的番茄蛋面,小白觉得勉强可以原谅他一点点。

        他咽下面条:“刚刚丁哥让你考虑什么?”

        “没。”pine是单眼皮,面无表情的时候总是显得冷漠,和帅。

        和pine说了两句话,庄亦白那点烦闷似乎就跑没了。其实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找了个陪玩吗?不就是鸽了个排位吗?他被简茸鸽的次数难道还少了?

        自我开解完毕,庄亦白放下筷子,用纸随意把嘴擦干净后把脸凑到pine面前:“江余松,你看我眼睛底下。”

        被点到名的男生吃面的动作一顿,抬起眼来看他。

        pine眼皮很薄,眸色漆黑,这双眼睛似乎从没把什么人或事装进去过。偶尔几点光亮映衬进去,稀星朗月。

        庄亦白被看得一怔,因刚睡醒一直都运作平稳的心脏莫名开始乱撞。

        pine问:“看了,然后呢。”

        小白猛地回神,不露痕迹的吞咽了下:“你,你没看见我黑眼圈?”

        pine说:“没看见,很白。”

        “……”小白顿了顿:“反正我昨晚没睡好。”

        pine挑了下眉。

        小白陈述:“因为你辜负了我的烧烤,还因为其他人鸽了我的双排。”

        一提到这个,pine又想到昨晚那顿冰凉干瘪的夜宵。

        “你不知道我昨天有多可怜。”小白细数自己的委屈:“打牌连跪;好不容易吃顿日料被我妈逼着去接机;为了给你送热腾腾的夜宵我连话都没跟那女生聊几句,一路上催着司机演《速度与激情》;回到基地你对我的爱心夜宵爱答不理、鸽我排位,连xiu都嘲讽我,说我被你抛弃了……”

        眼看他越说表情越委屈,pine皱了下眉,很快又松开,最终还是开口:“昨天的烧烤……”

        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pine顺着声音看过去,庄亦白的手机有来电,备注是“仓鼠”。

        小白对他说“等等”,然后接通电话。

        “喂?”

        “早醒了,不训练的时候我通常都醒得很早……今天?有空啊,怎么了。”

        “去游乐场?”

        小白愣了一下,原本想拒绝,抬头看到pine靠在椅背上,正抱着双手看着自己。

        他恍然想到,自己和pine认识这么久了,好像从来没有一起去这种娱乐性质的场所玩过。

        小白犹豫了一下,问:“你那边几个人?”

        “还有一个闺蜜?那我带一个朋友一块去行吗……男的,我队友。”

        得到回答,小白笑着说:“好,那行。两点?好……下午见。”

        挂了电话,小白兴冲冲地说:“p宝,我们今天出去玩吧。”

        pine安静几秒:“谁的电话?”

        “仓鼠。”小白顿了下,解释:“就昨天我去机场接的那个女生,她说她那有别人送的vip免排队券,约我一块去游乐场。”

        pine点点头,拿着自己的碗筷起身。

        小白也起身:“你刚刚想说什么?昨天的烧烤怎么了?”

        pine把碗筷放进洗碗池,转身朝楼上走:“没怎么。”

        “哦。”小白跟上他,pine的步伐有点快,他小跑两步才追上。

        他习惯性地抬手去搂pine的脖子,看了眼墙上的钟:“从这去学校接她们也要半小时,你去换件衣服我们就出门吧?”

        “我没说要去。”

        小白一怔,很快又道:“为什么?你不想去?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你从来没去过游乐场么?哥哥这就带你去玩……那边风景好,我们还可以让人帮忙拍个照,我的微博背景和手机屏保也该换了……”

        小白的微博背景和屏保一直都是他和pine的合照。

        一开始他是觉得拍得好看才换上去的,后来一直没换下。

        pine忽然停下脚步,小白也跟着停下来。

        pine问:“你去约会,我为什么要跟着?”

        小白愣住:“也……不算约会啊。就是一块出去玩……”

        “你的微博背景和屏保是要换了,”pine音调平平:“都在相亲了,为什么还用我的照片?”

        小白被问得一顿:“因为照片挺好看的,而且换上去效果不是很好吗?多吸粉啊……”

        pine打断他:“我不需要这种性质的粉丝。”

        小白:“……”

        “以前不需要,现在也不需要。”pine淡淡道:“不要再故意卖腐了,以后就好好打比赛吧。”

        小白被说得头脑发蒙。

        他过了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不是一直都在好好打比赛吗?你怎么了?你以前不是都无所谓……”

        “现在有了。”

        “我不想陪你演了。”

        小白心底一沉,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道:“你朝我撒什么起床气……”

        “没有。”pine转头看他,平静道:“你现在也不需要用那种方式吸粉了吧。”

        小白哑然。

        其实他一开始也没想过真的要用这种方式去吸粉,他只是单纯觉得好玩――逗pine很好玩,看pine偶尔露出无奈的表情也很好玩。

        好玩又有收益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还有你微信的名字也改掉。”pine说:“取这种名字,哪个女生愿意跟你谈恋爱?”

        小白觉得喉咙有些干涩:“无所谓,我现在又不谈恋爱……”

        “总要谈的。”

        他抓着小白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挪开。

        第一次被pine撇开手,小白站在原地茫然地看他。

        “去吧,别让她等。”pine拍拍他的肩,就像对待其他队友一样,敷衍地鼓励道:“好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