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坊文学 - 玄幻小说 - 斗罗:魂兽至尊,小舞变成我老婆在线阅读 - 第74章 你的女人和赵哥有暧昧

第74章 你的女人和赵哥有暧昧

        第74章    你的女人和赵哥有暧昧

        “我没事骗你干什么?”唐三嘴角泛起一丝讥讽的笑容道:“如果不相信的话,一会你不会自己看啊!”

        对于唐三来说,赵小白一直就是他的敌人,而且还是想要物理消灭的那种。

        其实他和赵小白根本没有什么矛盾,相反自从他们认识之后,赵小白的说话与接人待物的种种,都让唐三心里十分佩服和欣赏。

        如果有可能的话,唐三甚至愿意和赵小白成为好朋友,认下他这个好大哥。

        可现在他们之间,却因为小舞的存在,所以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

        唐三决不允许,只见守了六七年的小舞,变成其他男人的女人。

        怎么说呢!

        唐三就是那种喜欢养成系的男人,恶心!

        戴沐白听到唐三的挑拨离间,瞬间整张脸冷下来,盯着唐三沉声道;“行,这事我会自己调查清楚的,倒是你,赵哥可是抢了你的小舞,你咽的下这口气?”

        戴沐白身为一个海王,在听到自己看上的女人被赵小白抢了之后,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不过他虽然心里很不好受,可对面的唐三也不是一样?

        戴沐白可是看出唐三看向小舞时候,眼底赤裸裸的占有欲,可是骗不了人的。

        虽然唐三掩饰得很好,可身为海王的戴沐白,自然也看出了唐三眼底深处的不满和愤怒。

        唐三听到戴沐白的话,瞬间眉头紧皱,冷冷的看着戴沐白不再说话。

        半响之后,唐三冷冷说道;“戴老大放心,我一定不会做出伤害朱竹清的举动,让她安然无恙落败。”

        唐三说完这些话,在即将走上擂台之前停住,语气缓缓说道;“不过,我劝戴老大还是把自己的女人管好,当然要是你无所谓的话,也可以当做没有看见。”

        唐三说完这话,头也不回的走上擂台,然后在无数观众的欢呼声中站到了擂台之上。

        “朱同学,请!”唐三走上擂台,在距离朱竹清十几步的位置站住,神情淡然望着对面的朱竹清。

        那天在和赵无极的战斗中,虽然他们两人是战友。

        可唐三却知道,以朱竹清武魂实力,是根本打不赢自己的。

        这也是戴沐白恳求唐三手下留情的缘故,毕竟当时他就在现场当一个旁观者,自然能看朱竹清和唐三的差距。

        “行!擂台之上大家都是敌人,没有任何同学情谊,请对全力以赴。”朱竹清看了一眼神态自若的唐三,眼里满是紧张,嘱托他道。

        虽然表面上,朱竹清对于赵小白的提议没有放在心里。

        可真到了擂台之上,朱竹清还是满脸警惕看着对面的唐三。

        只见她魂环展现,身上武魂施展,瞬间从一个普通魂师化身成为一只幽冥猫。

        一双可爱的猫耳朵从发间冒出,双眼变色,左眼变成墨绿色,右眼变成澄蓝色。

        然后朱竹清身体稍微下伏,一双玉手化拳靠在一起,纷纷弹出犹如尖刺一般的利爪。

        两个黄色的魂环在她身上泛起,冷邃的双眼紧紧盯着唐三,身体在擂台周围缓缓移动,寻找适合的攻击瞬间。

        而对面的唐三此刻也武魂启动,同样的黄色魂环套在他身上,然后无数的蓝黑色长藤好似有生命的大蛇,在擂台上起此彼伏流动,甚至就连他身后的半空也有黑色长藤的身影出现。

        这些蓝黑色藤蔓出现之后,现场观众纷纷屏住呼吸,观看着眼前紧张的比赛。

        而在投注大厅,弗兰德望着他擂台上两个学员的战斗,嘴里却忍不住沉吟起来。

        “这位先生,请下注。”负责接受下注的服务员催促道:“决斗马上就开打了。”

        “这局我不下注!”弗兰德瞥了一眼服务员,神情轻松自然。

        他这话,瞬间把这服务员给愣住了,看向弗兰德的眼神里充满着不解和疑惑。

        而正在这时,索托斗魂场的经理过来,把受注的服务员支走,满脸谄媚走到弗兰德面前,赔着笑脸道;“我的院长大人,这次能不能手下留情?我们这小本经营,赚不到了多少钱啊!”

        斗罗大陆以魂师为尊,特别是像弗兰德这种魂圣境界的魂师,更是地位崇高。

        如果弗兰德生气,恐怕他这座索托大魂斗场,还是不要开了。

        每次弗兰德来大魂斗场,每次都能赢取七八千金魂币。

        虽然按照大魂斗场的潜规则,魂圣境界的魂师在大魂斗场是不可能轻易上场打擂的。

        毕竟等级的压制,不是那么轻易撼动的。

        这经理说完,大手轻轻一抬,只见一个长相艳丽,身材火爆,穿着暴露的女服务员端着一个盘子走来,上面整整齐齐码着三百多金魂币。

        “这些都是给院长大人的茶水钱,请院长大人笑纳!”

        “呵呵!索托大魂斗场每日流水都有十几万金魂币,区区几百金魂币就想把我给打发了?”弗兰德看也不看盘上的金魂币,神态淡望着擂台上的比赛道。

        这经理听到这,嘴角抽了抽,最后只得让服务员把盘子上的金魂币抬下去。

        “行了,我也不为难你了,我这次来只不过是让我学院的学生过来凑热闹,大家认一个脸熟而已。”弗兰德看到经理如此紧张的模样,把玩着一枚金魂币,忍不住笑着调侃他起来。

        着经理听到这话,瞬间难看的脸色此刻笑意堆满,不仅免除了弗兰德的茶水钱,还让服务员端上来各种好吃的。

        相比那些被弗兰德赢走的钱,这些零食和茶水钱都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弗兰德也乐于接受这经理的好意,坦然接受这一切。

        没办法

        如果弗兰德想赢,恐怕这栋大魂斗场,瞬间就会被他弄破产了。

        无他!

        只要魂师到达魂圣境界,自然能看到其他境界魂师间的缺点和不足,这不就相当于开了挂,买到了必赢的彩票吗?

        这也是为什么这经理看到弗兰德过来,为什么如此殷勤的原因。

        没有办法,都被弗兰德给弄怕了。

        其实弗兰德何尝也不是存着割韭菜的想法?

        毕竟韭菜只有留着根,才能不间断地吃上韭菜。

        像那些恨不得韭菜地要薅干净的资本家,根本就不知道韭菜不断生长的重要性,装都不想装了。

        这样的人,最终会被人掀翻桌子,拉下神坛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