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坊文学 - 言情小说 - 摘仙令在线阅读 - 番外 叶湛秋前世

番外 叶湛秋前世

        今天的风很大,叶湛秋坐在爷爷的坟前,给爷爷祭了一杯,陪着也喝了一口。

        晋阶结丹了,可是,他好像就晋了一个假丹,    无人祝贺,无人恭喜!

        人人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但他的大树……,其实是个食血藤。

        从来没有得到过庇护不说,还……

        咕咕咕~~

        叶湛秋大口喝酒,就在他准备大醉一场的时候,    叶家方向,    突然传来一阵爆响。

        紧接着,让人恐怖的一幕出现了,有元婴婴气四散开来。

        叶湛秋面色一白,他在四散的婴气中,感应到那位叶琮老祖的气息。

        这?

        这是被杀了吗?

        在自己的家中被杀?

        他跳起来,急飞数十丈后,突然又停了下来。

        叶琮死就死吧,与他何干?

        曾经,他的天元灵髓就是那位老祖伙同其他几个所谓的老祖,强抢送给最有潜力,灵根资质都最好的堂兄叶湛岳。

        嗬~

        叶湛秋到底没动,回到爷爷的坟前,把自己喝了个酩酊大醉。

        他迷迷糊糊的往回走,却好像迷路了,    好半天还在坟山转。

        只是叶字……似乎变成了陆字。

        “我请你喝酒啊!”

        他朝旁边一个无碑的新坟,倒了一杯酒,    “叶家、陆家……,呵呵,    其实都一样。”

        “你喝醉了。”

        一道清冷,却有些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

        叶湛秋没有回头。

        叶家和陆家早就势同水火,    陆家子看到叶家子,只会出手赶的远远的。

        “我没醉!”

        叶湛秋又给新坟祭了一次酒。

        他嘴上挺硬,但是,感觉就是醉了,因为新坟的边上,一溜还有十多個坟包。

        刚刚明明没有的。

        所以,是喝醉眼花了吧?!

        “我就是朋友多了。”

        他踉跄着上前,给每一个新坟祭酒,“来,我请你们都喝酒啊!”

        “……”

        给每一个新坟上香的陆从夏到底没有赶人。

        今天是陆家耻辱陆传陨落的第二十九年,她答应过他,每年八月十五,替他祭一祭那边早就凋零的族人。

        四爷爷把千秋荷交给她的时候,也没有忘记那边的族人,告诉她,不管家族认不认,每年的八月十五,在自家的坟山,    给那边的族人一个栖身之所,上个香,倒杯茶!

        陆从夏跟在叶湛秋的后面,给每座坟都上了香,接下来,是给他们倒杯茶。

        “陆……陆从夏?”

        祭完酒,回过头的叶湛秋看到陆从夏的时候,忍不住笑了,“呵呵,我果然是喝醉了。”

        “……”

        看在他给她家族人祭酒的份上,陆从夏到底没说什么。

        叶家那边的大战还在继续,似乎是疯了的无想又想起了曾经的旧恨。

        可是,想起了又如何?

        让她牵挂的人……

        陆从夏轻轻叹了一口气,很细心的,给每一座坟上茶。

        这新坟年年起,但明天天亮的时候,她又会亲手平了这里。

        四爷爷说,南方第一世家的荣耀,在这一支的血脉彻底断绝之后,也会彻底消失。

        她其实很认同的。

        一个家族,失了庇护血脉的能力,其实就离衰落不远了。

        至少自她懂事以来,陆家的荣耀就只在传说中,虽然她很努力的想要为族人争取一点,可是……

        陆从夏常常感觉力不从心。

        不同于叶家的老祖们,陆家的……,有些人不提也罢。

        “无想!我杀了你!”

        叶琛悲痛欲绝的声音,远远传来,可是同时,数道遁光一齐冲至,硬是带着又忘了到叶家干什么的无想冲了出来。

        “叶琛!”

        踏雪真人的声音带着灵力,亦袭卷四方,“我家师妹为什么不找别人,只找你叶家,天知地知,你知我也知,想动她……,也要看看我飘渺阁同不同意!”

        “她是疯子,疯子,疯子……”

        叶家在短短五十年的时间里,接连陨落三个元婴,数十结丹,再这样下去,叶琛不敢想,“什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当年的事,是我一家之事吗?有本事……”

        “住口!”

        急速赶来的成禹掌门一口打断,“踏雪、云鹤、清漓,”他转向飘渺阁三人,“这是最后一次,你们若是再让无想闯进我太霄宫范围五百里之地,就别怪本宗不念旧情,要启两宗大战了。”

        无想是个疯子,知道什么?

        虽然朝叶家出了几次手,可加上叶琮,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着。

        飘渺阁自顾不暇,魔门山海宗显武那些人的死,以及叶家其他人的死,跟无想和飘渺阎没半点关系。

        这些年细查之下,成禹发现,死的修士都曾参与过当年陆信、无想之事。

        也就是说……背后还有人。

        “现在,我宗不欢迎你们,请回吧!”

        “……成禹掌门!”

        师妹杀了叶琮,踏雪真人并不愧疚,只是人活世间,很多时候,挂念的太多,不得不妥协!

        就好像她不能不管飘渺阁。

        师妹……,在妥协中无法原谅自己,最终疯了一样。

        踏雪拱手,“我家师妹,我们会努力看好,但是,也请贵宗看住叶家人,不要以为,到海上帮忙做一段时间的杀妖猎手,就可以在我们师兄妹面前,随便叭叭!

        叶琮之死,是叶家人自己引来的。”

        她丢过一枚留影玉,“你自己看,这是叶琮亲儿叶成在海上遇到我家师妹时说的话……,我明着说吧,师妹不来杀他,我也会过来杀他。”

        成禹:“……”

        他没有马上点开留影玉。

        踏雪敢这么跟他说话,敢拿出留影玉,显然,叶琮的那个蠢蛋儿子真的说了些很对不起人的话。

        “抱歉!”

        成禹还礼的时候,好像很有诚意,“但叶家是我太霄宫的叶家,叶琮和叶成固然有错,那也归……”

        “有错就行了。”

        远远看到秋宇掌门那样堵回去,陆从夏收回神识,转向有些酒醒的叶湛秋。

        “叶家这段时间都不会太平,你……就好好当你的失意人吧!”

        叶湛秋:“……”

        莫名的他听懂了她的意思,也就是说,除了无想,还会有其他人对叶家出手。

        他……

        他有些惊吓的疯狂灌酒,让自己醉倒在陆家的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