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坊文学 - 玄幻魔法 - 万相之王姜青娥境界在线阅读 - 第五百零五章 各展底牌

第五百零五章 各展底牌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书友们个个都是人才!快来起%点读书一起讨论吧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nb/>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云雾缭绕的峰顶上,当李洛看见景太虚的身影时,后者同样是有所察觉,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李洛。

        “李洛,你果然没有在龙血火域上面被淘汰。”景太虚看着李洛,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反而是轻笑一声,说道。

        “不过你能够走到这里,正说明我的预感是对的,你才是此次院级赛上面对我威胁最大的人。”

        李洛盯着景太虚,此时的后者衣衫略微有点破损,显然之前与孙大圣也是经历了一场极为激烈的大战。

        “看来孙大圣没拦住你。”李洛缓缓的道。

        他此前也与孙大圣交过手,知晓对方的强悍,而且据说孙大圣身怀“封侯术”,那可是极其恐怖的底牌,而景太虚能够打败孙大圣来到峰顶,显然这是承受住了孙大圣的“封侯术”。

        这一点,就有点可怕了。

        景太虚微笑道:“你也不必把孙大圣的“封侯术”想的太可怕,而且从严格意义来说,他那也并非是真正的“封侯术”,只是一种取巧,大家对他的传言有所夸大了。”

        “当然,即便是一种取巧的残缺“封侯术”,那威力也超乎我的想象,如果不是我也有些底牌的话,恐怕还真是会被他所淘汰,毕竟,那可是唯有封侯强者才能够掌控的相术。”

        他言语谦逊,实则带着许些的自傲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